老舍最难被改编的经典作品首演郭麒麟首演话剧

  • 2019年12月31日

老舍最难被改编的经典作品首演,郭麒麟首演话剧,专访导演方旭揭秘有趣表演

成年人咋演婴儿?话剧《牛天赐》妙用偶

话剧《牛天赐》不仅成就了郭麒麟第一次出演话剧,他的搭档阎鹤祥也以一个特殊的角色第一次出现在话剧舞台上。在改编剧本的过程中,方旭发现老舍先生的原作中经常喜欢夹叙夹议,往往议的部分比叙的部分好看,但议的部分又很难从剧中人物的嘴里说出来,因此他情急之下就把牛天赐家门口的“门墩”激活了,为戏剧多了一种可能性,阎鹤祥也因此变成了这个“门墩”的不二人选。

本文转载自《二哥网》的博客,点击阅读原文。

文/本报记者 肖赧 统筹/汪浩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当方旭复读原著,读到中后部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这部作品不能用写实的方式去演绎,如果像影视的手段一样来展现这部作品,并不是他想达到的效果。于是方旭本能地想到了用“偶”,但是该怎么用好这个偶,最初并没想好:“若弄成一个偶剧,首先它展现的空间就有问题,因为偶剧表演空间不会太大。在大剧场里搞偶剧,观众或许就看一小人在舞台上乱蹦跶,这肯定有问题的。再加上郭麒麟的加盟,更不敢用偶了,因为他第一次演话剧,让他在舞台上提线无疑会加重他的负担。最终我们定了大原则,即‘人偶合体’。偶的腿就借人的腿,便于操控的同时也不给演员的表演带来更多的负担,可能反而成为他表演的一个帮助。”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

国际学校最大的成本就是人力成本,很多学校人力成本占到全部支出的75%-80%。北京很多国际学校在官方网站上公示教师的工资待遇,60万年薪的一线教师算是公开信息里最高的了,一般在40万左右,再低就很难招到好老师。北京地区的国际学校聘用的外籍教师一般在80位以上,大型学校有200多位外籍教师长期服务的,国际学校的师生比一般不会超过1:10。通过一家学校的师资配备可以侧面了解它的实力。

从目前情况看,国足新帅人选出台后,中国足协会根据此前一系列专题会议或沟通的结果来出台一系列围绕国家队建设的规则、方案。对于国家队的选拔,协会也会按照“足改方案”第三十二条的有关规定,“坚持立足当前、着眼接续,坚持技术和作风并重,坚持公开、平等、竞争,优先选拔为国效力愿望强烈、意志品质一流的优秀球员进入国家队”。从这个角度来说,能够享受薪资标准上浮的球员,一定是符合上述要求的标兵级国脚。

方旭觉得,让第一次演话剧的郭麒麟身上挂带一个偶,无疑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但郭麒麟适应很快,我开始跟他说的时候,他就产生了偶是表达媒介的意识,不应该是人和偶两张皮的表演方式,他需要把控着偶的手去表达角色的情绪和情感。而且腿又没有形成障碍,可以正常行走,其实偶反而也帮助了他。”方旭透露最初摘掉偶之后,郭麒麟曾对他说,没有偶,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此规则推出也引起了业内热议,有业内人士也提出疑问,“什么样的球员有资格享受薪资标准上浮的待遇?”对于此类疑问,足协早有预见。据了解,中国足协在新年公布国足新任主帅、教练及管理团队成员人选后,也将陆续出台一系列围绕国家队建设工作的方案、规则。对于国脚资格认定,也有细化认定标准。按照《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有关要求,中国足协要打造一支技艺精湛、作风顽强、能打硬仗、为国争光的国家足球队。

中国足协在推出“限薪”规定前,显然对上述问题可能引发的争议作出预估。据了解,中国足协12月26日在京完成了新一任国足主帅选聘最重要一道程序——竞聘终极候选人的面试工作。随后选帅工作决策层将集合评估结果公布最终的新帅人选,而同时公布的还有新一届国足教练团队其他成员、管理及后勤保障服务团队成员人选。对于举步维艰的中国队而言,选帅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足改方案”第三十一条这样写道,“精心打造国家队。发挥制度优势,强化组织领导,增强国家荣誉感和社会责任感,弘扬中华体育精神,打造技艺精湛、作风顽强、能打硬仗、为国争光的国家足球队,以优异表现振奋人民群众信心、激发青少年热情、促进全国足球发展。加大改革力度,形成符合球员身心特征和当代足球发展趋势的技术路线,稳步提升国家队水平。”而实现这个目标,需要中国足协和有关方面携手打造一支真正意义的国家队“铁军”。

除了郭麒麟与阎鹤祥首次出演话剧的跨界演员之外,此次方旭选定的演员阵容中也有很多演出经验较少的年轻演员,谈及对他们日常的表演训练,方旭坦言,常规的发声练习肯定会做,这是演员走上舞台的必修课。形体上会进行一些瑜伽训练,但方旭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呼吸练习,“我希望他们不断地去关注自己的呼吸,呼吸在表演过程当中非常重要,但是这往往是被大多数人忽略的,呼吸是个自然的状态,很多人不会花心思去观察它,其实呼吸的变化和情绪的变化是完全合在一起的。通过呼吸训练,可以让人的注意力慢慢集中,人的整个精神状态沉静下来以后,他的感知力会成倍地往上发展,对于任何一个演员来讲,感知力才是他进行表演的基础。”

规则显示,国脚薪资标准较基准上浮20%。如果从国脚对于国家足球的贡献、对联赛及青少年足球构成的榜样作用来说,规则推出的初衷本无可厚非。但不得不说的是,当下中国足球队在竞技层面整体还处于较低水平线上。中国足协之所以限薪,恐怕与联赛高薪和国字号球队战绩惨淡不成正比有关。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国脚薪资标准确认提升后,此类国脚资格的认定就需要行业管理部门严格把关。正如业内人士此前所述,如果国脚认定这个关把不严,那么各类“国脚”鱼龙混杂享受“涨薪”待遇,实际上是对那些真正品格、技艺出类拔萃的国家队精英球员的不公。“国脚泛滥”亦可能导致外界产生有关“国脚选拔会否引发权力寻租”的疑问。

相声转话剧难在“用身体”

会对为国效力的“诚意”

除了严把“国脚资格认定关”外,国家队教练组与管理团队在接下来的备战及比赛期间,也会对国脚的技术能力、意志品质以及为国家队效力的“诚意”进行仔细辨别。如果有进入国脚征调范围的球员在国家队需要他们的时候出现了疑似“诈伤”或其他推脱行为,那么国家队对于这样的球员接下来将不予录用。

中国足协很可能会在新年之际公布国足新帅人选,而上述相关规则办法也有望于明年1月上旬出台。此外对于哪些U21球员可以不受“限薪令”限制,中国足协也会很快推出具体认定标准。

没有国际认证的学校不能算国际化教育。常见的针对院校的认证如国际学校委员会CIS(Council of International Schools)、美国西部院校联盟WASC(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中蒙国际学校联盟等等。学校开设的课程同样需要获得授权和认证,没有全球化的认证的课程不能算国际课程,比如现在大热的IB、AP、A-LEVEL等等。如果很难区分学校所谓的好坏,最直观的就是看国际课程考试分数或者通过率,虽然有一些功利主义。全球范围内国际学校采用最多的是IB课程,国内直译为“国际文凭项目”,尽管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但全世界160个国家的孩子都在学同样的IB项目,每年5月有一次全球大考,类似于高考。我们国家的高考只有两天,IB要考一个多星期,达到24分就可以拿到金灿灿的国际文凭,但难度很大。和我们所推崇的高考平均分一样,一所IB项目学校的大考通过率和平均分可以大致判断学校的教学水准。

单从教学硬件设施来看确实都是一流的,区别不是太大。而校园环境就差异很大了,有奢华的、有局促的、有洋派的,有传统的。当然校园是否高大上对于学生个体来说并没有实际意义。豪华设施,是仅仅来了贵客展示用还是给学生每天使用才是家长应该关注的。

话剧《牛天赐》剧照。张睿 摄

不同大小的偶代表年龄段

话剧《牛天赐》剧照。 张睿 摄

关于职业联赛球员限薪以及国脚薪酬标准适当上浮的动议,早在去年底上海举行的中超、中甲联赛总结会上就被抛出。而随着今年12月25日中国足协召集16家俱乐部投资人或其代表来京开会,动议确认成为2020赛季各俱乐部、各球员必须严格遵守的规则。其实对于联赛球员限薪,各界大体表示了肯定和欢迎态度,毕竟被泡沫挤压的国内职业联赛已经显现出危机信号。中国足协的治理至少从引导联赛理性消费、为投资人减负方面具有积极意义,从而鼓励俱乐部可持续投入、发展。

至于此类国脚的认定的技术标准,中国足协此前也已经开始精心调研。目前比较可行的方式可能参考了国际足坛的相关标准。比如国际上目前流行的国脚认定标准之一就是,“凡代表所属会员协会国家队参加过洲际正式大赛的球员可以认定为国脚”。尽管中国足协是否参照这一标准有待最终公布结果确认,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所有近年来入选过国家集训队大名单阵容或者在系列热身赛、友谊赛偶尔亮相的球员就可以被认定为“国脚”。

在12月25日北京举行的中超俱乐部投资人会议暨联赛政策说明会上,中国足协正式公布了一系列旨在规范俱乐部投资行为、协助俱乐部减负的球员限薪规定。对于中超俱乐部新签本土球员设定“1000万元(税前)最高年薪标准”,同时确认国脚薪资标准可以在此基础上上浮20%。

一个比较直接的考察方式就是看这所学校的录取率和录取门槛,录取率低那么就说明学校比较热门,很多学生都来报名,学校可选择的学生多,入学的学生整体情况较好。但是太低了也要小心,因为你要考虑到自己的孩子是否能够适应这种竞争极其激烈的学校。 总之,在选择国际学校这件事上,家长都必须清楚了解孩子的问题,有自己的理性判断,切勿盲目跟风。要知道没有哪个国际学校是最好的,只有适不适合自家孩子的。

细则写进“足改方案”

在方旭看来,第一次出演话剧的郭麒麟与阎鹤祥,他们最大的挑战就是说相声不用动,没有肢体上的表达,但是从相声转成话剧,作为戏剧演员必须要建立一个非常清晰的空间概念,演话剧如果没有主动去驾驭空间的意识,表演肯定不好看。“我经常说,演员在空间里的走动要和他的个人情绪相吻合,不是像说相声那样简单的前后左右移动,得慢慢给他们建立这个概念,让他们学会用身体演戏。相声就是靠语言,演员能不动就不动,越稳越好,但是我们在舞台上必须要动,而且是在节奏里去动,对他们来讲是比较陌生的。”

为纪念老舍先生诞辰120周年,由方旭、陈庆、崔磊编剧,方旭导演,相声演员郭麒麟与其搭档阎鹤祥跨界领衔主演,改编自老舍先生长篇小说《牛天赐传》的话剧《牛天赐》将于12月25日至29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上演。

从婴儿演到成年是挑战

2、看国际认证&课程项目

关于偶的使用,方旭透露,从“洗三”(婴儿出生后第三日,要举行沐浴仪式),“抓周”,牛天赐的童年到上学,直到他母亲去世,始终都有偶相伴,小到挂在脖子上,大到挎在身上,下身套在腿上等不同展现方式,郭麒麟要变换不同大小的偶。观众届时会在舞台上看到4-5组不同大小和造型的偶,随着“牛天赐”年龄的增长在不同时期出现,包括牛天赐的儿时玩伴也将以此形式展现。“其实这是一种意象化的表达,但是这种意象化的展现如何让演员去表达得没有任何障碍,最终还是指人情感的表达。我对郭麒麟说过,《牛天赐》这个戏的外部表达可以有各种形式,但是角色的情感和感受必须真实。”

1934年,老舍先生在山东济南执教的间隙写下了长篇小说《牛天赐传》,以全知视角叙述,细腻而生动地讲述了牛天赐从婴儿到成年的成长经历,为读者提供了一种独特的阅读体验,但这也成为二度改编过程中的最大难点,因此,《牛天赐传》也被认为是老舍先生最难改编的作品之一。

从2011年,自编自导自演了独角戏《我这一辈子》开始,导演方旭接连改编了老舍系列作品,话剧《牛天赐》是方旭八年内改编的第六部老舍作品,同时,也是小说《牛天赐传》首次被改编并搬上话剧舞台。《牛天赐》此次由在热播剧《庆余年》中表现抢眼的“范思辙”郭麒麟和阎鹤祥领衔主演,何靖、赵震、刘欣然、秦枫等17位演员挑战68个角色,组成了自有“全男班”以来演员最多的演出阵容。二位主演首次登上话剧舞台,且郭麒麟出演“牛天赐”一角,接受一个“横跨0-19岁”的高难度角色,此次舞台改编颇有挑战。为实现高难度改编,方旭首次尝试将“人-偶结合”的表演方式融入到演员表演和舞台视觉中,构建出外在形象与内心感受的双重表演空间,为“婴儿”的呈现提供了有趣的舞台表现方式,也为“偶”在戏剧舞台上的应用探索了新的可能性。新京报专访导演方旭,揭秘人偶在表演中的运用以及两位主演此次跨界表演的训练幕后。

方旭坦言最初决定改编小说《牛天赐传》,其实自己并没有像改编之前五部作品那样坚决:“《牛天赐传》这部作品从阅读上其实比老舍先生的任何作品都好读,从幽默的文风上看,是非常典型的老舍作品。可以说,在我改编的所有老舍小说里,《牛天赐传》是最好跟观众聊天的作品,因为成长的故事关系到每一个人。舒济老师曾说过,将《牛天赐传》搬上舞台的难度太大,对于如何把一个孩子,从婴儿到成年的成长经历在舞台上展现出来,对任何一个导演来说都非常有挑战性。”

口碑,也就是美誉度,是一个学校品牌的核心。国际学校的家长是一个具有高知识程度和高收入特质的小圈子,相互认识的很多,不同国际学校的家长可能是朋友、邻居、同事。因此,国际教育学校的品牌传播方式基本是口口相传,商业策划和招生广告在这个领域的作用十分有限。

chinakhd.com

E-mail : mail@chinakhd.com